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j-g的个人主页

wing

 
 
 

日志

 
 
 
 

身体是工作的本钱,能吃是身体的本钱  

2007-11-20 13:4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我从西藏回京以后,我的身体一直不好,也爱锻炼更爱体育欣赏,但总是感觉身体不是爱感冒就是这也疼那也疼。后来知道原因了,就是我的胃口不好,吃不好饭还去锻炼,更是负平衡,蛋白异化,瘦的不得了,还经常发低烧。这下好了,找到原因了。向同志们学习吃的技巧。这不下边就是洛阳凯凯的大作,他自己说的咱也不夸大。 题目是:《我就是吃大的》      

 

  也许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吃大的,所以从来也没有想过有必要把自己生活中吃饭的事情写下来。可是最近因为总是要在旧朋友的强烈要求下向新朋友讲述自己吃饭的‘光辉事迹’,而且联想出许多自己生活中和吃饭相关的情趣,让我觉得也许足够写出一篇值得保存的作文来。

    由于世界万物都是量变引起质变,所以一切必须要先从我的饭量说起。

    虽然饭量并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特长和优点,更不是什么奥运会项目,但是大饭量不但总是会在人们的家常闲侃中带来啧啧称奇的欢乐赞美,而且更是会为许多文学作品中的英雄豪杰平添几分传奇色彩。我私下里觉得自己还是有一点饭量的————但是因为自己坚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而且总是失望地发现所有我擅长和喜爱的领域更是如此,所以我也不太敢说自己饭量很大。

    可话又说回来————如今连奥运会这些个竞技体育的东西都早就提倡‘重在参与’了,所以从茶余饭后的角度来讲,把“吃饭”这种群众体育项目的一般成绩拿出来说说也不算是夜郎自大了。

    我的“吃饭”案例中,因为情节的烘托而达到经典高度的两次都是1998年大学实习时在北京发生的。

    第一次是在西单南边一个叫庆丰楼(好象早就拆迁了)的地方吃包子。

    我一进店门,就感到特别有食欲。墙上写着各类诱人的包子名称,而且还标明了每笼三百多克。我排队时大概算了一下,一笼三百克也就‘三两’,三笼九百克————加上分量可能不足也就半斤多————于是我买了三笼包子、一碗炒肝和一扎啤酒。在我吃的过程中,总是有人问我 “您旁边有人吗?”————我很奇怪,那么大一张桌子还需要问吗?还是在我吃的过程中,总是听到有人说“咱俩来两笼吧”,而另一个人说“不行,两笼吃不完”————直到听到有人说“咱俩买一笼,吃不完打包”时,我才觉得吃三笼好象是多了点。当我把包子、炒肝和啤酒都消灭了之后,旁边的一位老太太说“小伙子,你真能吃!”我擦了擦嘴,不好意思地找借口说“没有,今天我可能实在太饿了。”等出了店门,吃饱的感觉让我觉得很舒服————然而,在大概把西单逛了半截的时候,我才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三百克一笼不是三两一笼,而是六两一笼!想到了这儿————我忽然觉得肚子很撑得慌。

    现在想来————如果在吃的时候就想到一笼不是三两而是六两的话,我是绝对吃不完那些东西的!

    第二次是在颐和圆附近。

    我进了店以后发现要买吃的需要先去开票。我开票买了半斤饺子————结果吃完感觉跟没吃一样!又去开票————第一个给我开票的不知道去哪儿了,临时换了一个开票的。我说来一碗面条,这第二个开票的问我“大碗、中碗、还是小碗?”我说那就来一大碗吧。谁知道这一大碗快吃完了,我发现得赶紧续上,否则一会再加东西,等的功夫又该饿了!于是我又去开票来了一笼包子。开票的时候,第二个开票的说“小伙子挺能吃啊!”我嘿嘿笑笑就走了————没想到在我把面条和包子都吃完的时候第一个开票的从外面回来了。第二个开票的大妈说,“你看这小伙子多能吃,一大碗面又来了一笼包子。”第一开票的一看我,吃惊地嚷嚷开了“哎呦,这小子还没走呢,我先前都给他开过半斤饺子了!”

    于是,我在小店里一下子聚过来的众目睽睽中仓皇离开了。

    第一次被认为饭量大是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我很委屈地告诉我妈说三姨不让我吃饭了,我妈就问三姨怎么回事,三姨理直气壮地说:“你先去问问他吃了多少吧?!我的就算了,咱爸咱妈的饭都让他吃了!”后来在大人们的表情中,我自己也觉得晚饭吃了三碗半确实多了一点————有必要说明一下,这个碗不是广东或者上海的那种小碗,在那两个地方就不只是‘三碗半’了————这些是后话,请您继续望下看。

    我的饭量第一次在同学们中间被人奔走相告是在高中的时候。一次和同学去吃饭,我和别人一样吃了一大碗刀削面后,自己又单挑了一大碗烩面。回去上晚自习时同去的人把这事情一说,整个教室的人都在看着我————这让我觉得有些意外,因为我平时自己去吃也屡屡吃过这么多的,而且一直觉得中学的年龄段里吃这么多并不算什么!————没有办法,虽然我们这里的烩面、拉面、削面都是那种平底的大海碗,可对我来说一碗总是不够————有一次吃完了面,我把汤汤水水都扫了个干干净净,可是最后还是又来了一碗。虽然同学们对这事儿很惊奇,但是后来我和他们去吃饭还是要吃两碗,慢慢地大家习惯了————而等到我因为吃了二十五个水煎包子再次被大家争相注视时,我自己也习惯了————唯一让我有些顾忌的是,在教室里那些投来惊奇目光的人群里还有我心目中未来的爱人————不过也许她早晚要了解我的一切呢!

    上广州大学时,有一次晚饭我在食堂吃了两荤两素四两米,吃完了饭偏偏有一个姓金的同学要请我们喝晚茶,我苦恼地说已经吃过了————可是为了不扫大家的兴致还是去了。结果坐在那里看他们吃的工夫,我竟然又不知不觉喝掉了八碗白粥————这件事刚发生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每当班里面凑钱出去吃饭,都要先派一个人看着我去食堂先吃一顿!

    在广州我有一次把早餐吃出来了个著名的“2345”————那天是礼拜天,早上时间也富裕,到餐厅里看见想吃的就要,最后一共吃了两盘炒河粉、三碗白粥、四根油条和五个包子。当我最后打扫着战场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师兄看着一桌子盘子说“你们来了多少人?”我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对于我的饭量,我最感到奇怪的是————都说长身体的时候能吃,难道我一直都在长身体吗?

    去年到西安上研究生期间,我仿佛又找回了学校的感觉————又开始在吃完饭之后为了是否再来一份而徘徊和犹豫。由于有一段时间经济比较拮据,我们寝室的人出去聚餐总是选择自助餐。客观地说,大家在缴了一定的钱之后忽然站在一个让你随便吃的地方,就有一点竞技体育的味道了————再加上我们那时肚子里都缺油水,经常是先吃炒菜等着火锅煮开,吃完了火锅再吃凉菜、主食、汤煲类直到水果。有时候我觉得好象吃饱了,可是打了个嗝竟然发现肚子里又塌下去了一块儿————于是接着吃!

    我在西安吃的最多的一次也是在那段大家最拮据的时候。有一次我请一个堂妹去在西安挺有名的回民街吃饭————我的计划就是每样少吃一点,多尝几样,我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饱饱口福。我们先吃了烧烤,烤鱼、烤肉和涮牛肚若干(这个也没法计算),然后又去吃灌汤包。这时候,我那个体重只有八十斤却还要减肥的堂妹已经吃饱了!于是我自己吃了一笼包子和一碗酸辣肚丝汤。走到街上,看到各个店铺令人垂涎的场面和饭菜名称,我立马就又进了一家店。我自己又吃了一大盘炒虾尾,一大碗牛肉面。走的时候,我抹着嘴对妹妹说:“下回不请你吃饭了,请你吃饭等于是让你看我吃饭。”

    在人生很多反省的间隙和扪心自问的夜晚,我也觉得自己吃得太多了,可是没有办法呀————不论是我在北京刚到实习单位就吃了九小碗蛋炒饭的时候,还是前年在上海开会时中午光米饭就吃了十一碗(碗太小)的时候,我也和别人一样————仅仅是想吃饱而已!我告诉自己————这都是命运,我周围很多年龄比我小的人总是到吃饭时还不觉得饿,而我直到现在吃饭时妈妈还经常埋怨我“慢点、没人跟你抢!”

    写到这里,我觉得要象很多研究生的答辩论文的末尾一样,向我的爱人致敬!是她在一直默默支持着我的吃饭事业,是她————总是支持我吃饱吃好,是她————总是喜欢我狼吞虎咽,是他————总是赞赏我为了吃点什么而不辞劳苦。我唯一想告诉她的是————乖乖呀,我不是每顿饭都有吃二三十个包子的状态的,在我状态普通的时候千万不要因为剩饭而撅嘴!

    有一句话其实应该用来描述我和爱人————我们来自洛阳的五湖四海,为了共同的口味走到一起来了!虽然我们认识的时候还并不了解对方在吃这方面的特点,但是在我们一起吃过很多次饭之后,我们的共同爱好增加了、我们的口味共鸣了、我们的爱情升华了!都是不厌其烦地爱好麻辣并且为了水煮肉片和毛血旺而遥拜巴蜀,都是在吃饭时细细地评论对比起味道和小店的环境,都是在吃饱之后拍拍肚子踌躇满志,都是在最饿的时候不同时想到一个地方。我们都相信最初的“声明”————爱吃,就是热爱生活!

    现在一个人在外地,特别怀念一个经典的镜头————在万家灯火的时刻,我俩因为朋友的推荐而来到一个地方做‘专家鉴定’,或是来到我们早已高度评价的老地方‘怀旧’————什么也不说,吃下第一口————不约而同地抬头,嘴巴都已经被辣椒染红,抿着嘴————四目相望,会心地一笑————真香啊,还是什么也不说,埋头接着吃。

    每次如果吃得很满意————不论是哪个老地方再次让我们吃得感动,或者能够发现一个新的好地点————就意味着她会紧紧挽着我的胳膊,就意味着我又长得好看了一些,就意味着一个美好的夜晚或者周末。

    也许很多人感受不到吃的快乐,甚至是胃口经常不好,我会觉得有些遗憾。也许还有些人看完了我的作文,会感慨中国人就知道吃,实在是没有什么前途了————这我就不能同意了。大吃大喝或者胡吃海塞这种事当然于国于己不是好事,但是我们的百姓把吃看作是一个很大的礼节和内容,我们喜欢饱饱口服绝对不是什么陋习。

    千万别因为‘移风易俗’就要把所有我们爱好和洋人不那么爱好的事情看作是传统中的‘糟粕’————告诉你吧,其实外国人看我们爱吃和我们看他们爱斗牛、爱裸奔一样,我们轻松坦然甚至尊重他们,也没必要担心自己会因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而被嘲笑。

    我们的民族都快要成为没有特点的代名词了,还有人要拼命要把一切的一切都改成洋人的样子————我不想说了,该吃饭去了。

    我们就是爱吃,我们就是会吃,我们就是要把感情、友谊、亲情、天伦、文化和传统都寄托在一起,吃出天大的乐趣!

文章引用自:洛阳凯凯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